正星装饰
新闻中心
奥田塑料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奥田塑料 >

窗前的杨树早已脱光了叶子容纳了更多的鸟鸣

 

灰蒙的天空下一大片一大片的乌云黑压压地压过来,压得大地喘不过气来。窗前的杨树早已脱光了叶子,容纳了更多的鸟鸣,鸟儿在啾啾,却不知道它们身藏何处。空气中氤氲着潮湿的气息,又是大雨将至的样子,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雷阵雨,看来真的不假呢。这雨其实已经下了好几天,来势汹汹,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,噼噼啪啪地敲打着窗,后来又似多情的失恋女,淅淅沥沥,如歌如诉,没完没了。这样的日子,天黑得格外早,醒得也有些迟,早上不能跑步,晚上不能打球,连心情也跟着潮湿起来。
  
  路上少有行人,我的街头非常的冷清,我正想打伞去趟菜市时,母亲和父亲却冒雨给我送来了一袋子的菜,品种非常的丰盛,它们是我好几天的食粮。母亲真是神算,她的手里掐着我的小日子呢。她也终于记起了我的生日,她说你回来过生,我们杀鸡吃。她还说我给你喂了一只鸭,那是让你带着回家的。你们瞧,我的母亲就是这么朴实,但她却给了我丰富的精神食粮,我可以无条件的索取,而无需偿还。
  窗前的杨树早已脱光了叶子容纳了更多的鸟鸣
  如果不是下雨,我应该在株洲的各个服装市场穿梭。因此我对着这个雨天格外地憎恨。星哥却喜欢雨天的,因为雨天他上班就轻松点。于是便央他陪我去,因为有他充当司机和搬运工,这样我就不必在意下不下雨了。当然讨好也是要有的,故意周所周所地叫,也让他去选一件高档点的衣服,算是这次对他升职的奖励。当然最好是带小情人一起去。他便探我的头在他的臂弯,不说去也不说不去,只是笑,还故作心痛,说昨日同事们嚷着要他请客,便买了四条烟,这差不多花去了他一个月的工资。我由此又说了很多好听的,小妾一般地讨他的欢心。最后被他推下了床,他还找来了雨衣说,你该去跑步了。当然步是不会去跑的,只是急急地赶去店里做早餐,我由此也知道,他已经把我的话放在了心上,所以这次株洲之行,一定不会孤单。
  
  那日虽然在领导那里已经得知了他升职的事,在他下班回来时却佯装不住,只是在厨房多做了一个菜。他开始跟我说了很多无赶紧要的话,我也是漫不经心地答。后来他便走过来,搂住我说;老婆,你应该好好地犒劳我。这才把升职的事告知于我。我由此便叫来隔壁的姐姐,餐桌上的气氛顿时热闹起来,我们并没有告诉姐姐关于他升职的事,姐姐自然也不知道。这个姐姐身体不好,一直讲究养生,所以星哥平日对她并无好的言语,但是这顿饭吃的非常融洽,他的笑清清楚楚地写在脸上。

 

 

上一篇:那黄色的花,黄色的蕊,极尽温暖,如我! 下一篇:这世外挑源的生活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