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星装饰
新闻中心
奥田塑料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奥田塑料 >

那黄色的花,黄色的蕊,极尽温暖,如我!

 

我是在晨光微露的时候开始跑步的,我听到了阳光的声音,是一阵阵鸡鸣声,首先是一声"喔喔喔",再是一阵"咯咯咯",宛如对唱的情歌,这边唱来那边和。杨树上的鸟儿也不甘示弱,啾啾复啾啾,努力去寻却又不见。
  
  这是初冬的早上,冬将至未至,秋欲走还留,一路走来还有一些绿色,夹杂在明黄,深黄,金黄,紫虹,橙红里,那是一些银杏,梧桐,桂树,枫树的叶子在舞尽最后的斑斓。
  
  还有一大丛大丛的菊花,开在篱笆之外,它不似城里的菊花那么娇贵,但城里的菊花再怎么娇贵也不过是三朵两朵,没有经过风吹雨打,所以总是缺少一份底气,说穿了也不过是人家窗台的一朵花。郊外的菊花就不一样,虽然只是野菊,还没名没姓,像过去人家的小脚妻,只能跟了丈夫的姓,被成为张氏,李氏和吴氏,虽然毫无章法,但是它们开得随意又随性。小朵的,清秀,不施粉黛,却色彩缤纷,万众一心齐心合力地盛开着。其实它们也有自己的名片,它们的名片就是陶渊明的"采菊东篱下"。所以后人一看到篱笆,就会想起菊来。唐朝有诗云:"秋丛绕舍似陶家,遍绕篱边日渐斜"。大概陶渊明做梦也没想到他因为菊而被千秋万代记住吧?
  
  我在这排花前东瞧瞧,西望望,这朵嗅嗅,那朵闻闻,我的乡亲在我面前路过时像打量怪物一样的看着我,他们见惯了这样的花,自然不以为意,他们自然不懂我的欢心与喜悦。好在菊们并不计较,依然兀自开放,兀自欢笑,任由人们摘来晾晒,泡茶或是制成菊花枕,我想我之所以喜欢菊花大抵也跟它的品质有关,我亦喜欢品质如菊的朋友交往,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,彼此之间的情谊干净洒然,不粘稠,不甜腻,即使千里,也着实温暖!那黄色的花,黄色的蕊,极尽温暖,如我!
  
  星哥一早赶往市里定新房的防盗窗,中午将抵达长沙参加表哥的生日聚会。我本来是要一起前往的,但是今日也是我的好友"祝你平安"的生日,就寻思着应该为他写些文字。所以便与星哥约好,他先去选材,我再于十一点赶到市里与他会合,然后一起去长沙为表哥贺生!
  
  当然刻意去为一个人写生日,这并不是我的强项,相反与我而言是相当的笨拙。与他相处一直用词很浅,会聊及喜欢的文字,也言生活,但总是有一句没一句。他应该是以忙碌的姿态出现在我的网络里的,这个写得一手好字,文质彬彬的男子从无一句浑话,待人接物总是恰到好处。他一直在忙,忙着签到,忙着给女儿做生日日志,每天还要接送儿子,陪儿子上兴趣特长班,节假日会为老婆准备小礼物,总之这是一个"很好"的男子。我之所以词穷到用"很好"来形容,我认为但凡大俗的也是大雅的,而这样的人就是这是正能量,会在你行走的途中给你光源和热源,会在不经意间点亮你的一方世界,思之,是暖!
  
  我后来也带了一束回家,只是一束,黄色,我之所以选择黄色是源于<<礼记>>中的;"季秋之月,菊有黄花"。我固执地以为黄色最地道,黄色才正宗。我希望它在我的阳台,一只独秀,尽情怒放,阳光是它的,雨落是它的,爱也是它的,它开的肥肥,一副丰衣足食的模样,那黄色的花,黄色的蕊,极尽温暖,如我!

 

 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窗前的杨树早已脱光了叶子容纳了更多的鸟鸣
友情链接: